柯文哲與明武宗

柯文哲與明武宗

(圖/本報系資料照)

毫不松懈!八村塁晒出自己度假期间在海边训练视频

報載民衆黨主席柯文哲自己封自己兼任民衆黨的「政策會執行長」,論者謂其爲「不甘寂寞」,不願從聲光燦爛的舞臺下來之後,就如此平平淡淡地當光桿黨主席,還是想要奮力一搏,以維護其日漸衰歇,甚至已經只剩下7%的聲量。這是否爲實情,外人再如何臆度,總是不能作準的,恐怕只有柯文哲心裡明白。

精灵王女要跑路

深坑工厂大火恶臭漫双北 侯友宜公布空品、水质监测结果

但是,民衆黨向來被目爲「一人政黨」,姑不論「母姐會」對他有多大的影響,所有的重要決策,即便是「雙黃」也未必有置喙的餘地。因此,也不能排除柯文哲刻意「降格」以求,將自己同列於黨團幹部之中,無非也有亟欲打破外界對民衆黨「一人決策」的刻板印象。

搶攻影音市場 台灣大推出HBO GO電信獨家方案

民衆黨爲新興不過4年的政黨,諸多決策必須有個強而有力的執行長踏實踐履。目前民衆黨內部最具執行力的「雙黃」已進入立院,勢必無法分心多顧,柯文哲或有「捨我其誰」的自覺與自負。但這卻不免產生「政策會執行長」應該向誰負責,由誰來檢視其工作效能的問題。這就讓我想到了明代武宗正德皇帝的歷史事件。

被百合包围的、超能力者!
春秋封神 李家豪
公子安爷 小说

明武宗朱厚照(1491~1521)正德14年,寧王朱宸濠據南昌作亂造反,其實其逆反之跡,早已被贛南巡撫王陽明、吉安知府伍定洞悉且加以密切防範了,因此,不過短短43天,朱宸濠就迅速就擒,敉平了亂事。但是,明武宗卻在事發之後,「冊封」自己爲「奉天威武征討大將軍、鎮國公朱壽」,決定親自出徵,即便王陽明的捷報早已傳達到京師,明武宗還是決定浩浩蕩蕩地率大軍「御駕親征」。

鎮國公的位階,在諸王之下,更遑論與帝王相提並論了。明武宗此舉,完全忽略了他作爲一國之君所應肩負的責任,居然敕封自己成低階的「公」,這當然是令人啼笑皆非的荒唐之事,但朝中大臣,憚於嚴威,居然沒有任何人敢於反對。其後,遂發生了王陽明欲「獻俘」而未果,明武宗勒命王陽明縱放朱宸濠,讓他親自去追捕的鬧劇。

各部门加强部署积极应对 全力以“护”应对寒潮降雪天气

將柯文哲與明武宗對比,可能會令人有「大不敬」的嫌疑,畢竟多數史籍都是將明武宗形容成放蕩無檢的皇帝,民間更流傳着「游龍戲鳳」的傳說。

11國聯手 瓦解總部位於俄國的駭客組織Lockbit

但是明武宗被諡爲「毅皇帝」,其實對他的剛毅果決,還是有起碼的肯定,因此近人頗有爲他翻案的文章。但無論如何,將自己從皇帝降格爲鎮國公,不僅完全不符體制,更混淆了君與臣的職分,這必然讓臣下無所適從。

黨主席是一個政黨的最高領導,民衆黨新興未久,最迫切需要的是拓展各地方的組織架構,廣招人才,爲2026年的地方選舉作準備,可以做的事極其繁多,也絕非無人可用、無事可做的光稈司令,奈何要以一個區區的執行長委屈自己,反倒令人有爭光奪寵的譏訕?同時,每週還得週三、週五到立法院「監軍」兩天,這要讓「雙黃」置身於何地呢?

梦操纵

柯文哲雖譭譽不一,但具有執行的魄力,又敢雷厲風行,這與明武宗的剛毅果決倒也有部分相似之處。但千萬別成爲現代版「游龍戲鳳」的男主角,率意任性地就玩它這麼一遭。(作者爲國立臺灣師範大學退休教授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