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納百川》王毅與塔利班會面的歷史意義(陳思奕)

海納百川》王毅與塔利班會面的歷史意義(陳思奕)

栽在加油站!云林破获五倍券伪造集团 假货流窜全台

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(右)28日在天津會見來華訪問的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委員會負責人巴拉達爾。(摘自大陸外交部網站)

2021年7月26日,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在天津接見前來訪問的美國副國務卿雪蔓。兩天後,同樣是在天津,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委員會負責人巴拉達爾一行到北京訪問。

在塔利班成立後,巴拉達爾擔任塔利班首位最高領導人奧馬爾的助手,並擔任基達人民立法會的負責人。基達人民立法會是阿富汗塔利班的主要武裝組織,因此巴拉達爾也被認爲是阿富汗塔利班的最高軍事領袖、二號人物。巴拉達爾此前一直在與美國談判中擔任首席談判代表,曾在2020年在多哈與美國簽訂和平協議,爲美軍在阿富汗的的撤出鋪平了道路。

中國是阿富汗最大的鄰國,還是遠近聞名的「基建狂魔」。對阿富汗而言,在經歷了戰爭的洗禮、國內一片廢墟的情形下,無論哪個政權想執政,與中國走近,都是極其有利的。對中國而言,阿富汗曾爲「東突厥伊斯蘭運動」(東伊運)等恐怖組織提供庇護,爲了維護地區的安全穩定,也必須要與阿富汗建立合作。而塔利班現在控制着阿富汗大面積的國土,是不容忽視的一股武裝力量。

在這次歷史性的會談中,王毅主要強調了幾個核心內容,簡單概括起來就是三點:一、中國尊重阿富汗主權,不干涉阿富汗的內政,希望阿富汗人民能抓住美軍撤離的機遇,把國家的命運掌握到自己手裡。二、塔利班是阿富汗重要的政治軍事力量,希望在這個關鍵節點能包容並蓄,以和爲貴,推動阿富汗各政治派別和平解決爭端。三、與「東伊運」劃清界限,堅決打擊。

巴拉達爾向王毅表示,阿富汗塔利班(阿塔)絕不允許任何勢力利用阿國領土做危害中國的事情。阿塔認爲阿富汗應同鄰國和國際社會發展友好關係。阿塔希望中方更多參與阿國和平重建進程,在未來阿國重建和經濟發展中發揮更大作用。

强制恋爱学园

《钢铁股》世丰首季EPS1.68元同期高 Q2营运审慎保守

隨後,阿塔發言人納伊姆在推特發文,再次作出積極迴應:「(阿塔)代表團在會上向中方做出了承諾,即他們絕不允許任何勢力利用阿國領土做危害中國的事情。」納伊姆還在推特上寫道,中方也重申了不干涉阿富汗內政的立場,並承諾將參與阿富汗重建進程。阿塔再次向外界傳達出了改變的訊號,而中國也以尊重而開放的態度,對阿塔所展現出的溫和姿態表示歡迎。

蒋友柏投入NFT 刻画动物真性情

想要接受阿富汗塔利班,真的不容易。畢竟這個組織的歷史,實在是令人「難以釋懷」。1979年,蘇聯出兵入侵阿富汗,在抵抗蘇聯侵略的過程中,阿富汗武裝力量如雨後春筍般冒了出來。而在冷戰大背景下,凡是蘇聯反對的,美國自然會支持。於是,這些武裝力量也沒少獲得美軍的幫助。1992年,蘇聯扶持的納吉布拉政權垮臺後,共同的敵人消失,反政府軍隊迅速化爲割據一方的軍閥,打響了內戰。內戰當中,姍姍來遲的塔利班迅速控制了局勢,併成功掌握了阿富汗政權。

「塔利班」這個詞在普什圖語中,是「學生」的意思。塔利班最初的成員,大部分是阿富汗難民營伊斯蘭宗教學校的學生,他們篤信宗教極端主義,強調最原始的伊斯蘭教義,拒絕創新,支持實施伊斯蘭教法。美國國際開發署在1980年代給這些學校撥款上百萬美元,發行教材,旨在向這些年輕人灌輸反對蘇聯和暴力主義思想。經過伊斯蘭原教旨主義的解讀,這些教材顯然起到了「火上澆油」的作用。

於是塔利班上臺後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按照他們在宗教學校的學習成果,實施極端保守的伊斯蘭教法。比如取消各種娛樂活動、對女性的歧視傷害,恢復伊斯蘭教中殘酷的刑法等等。2001年,塔利班甚至不顧聯合國和整個國際社會的反對,在攝影機面前,悍然炸燬了擁有1400年曆史的巴米揚大佛。因爲在他們眼裡,偶像崇拜都是違背教條的。

通霄镇代、里长补选 候选人抽签号次出炉

然而,在嚴苛的教條下,民衆的生活並沒有因此變得更好。塔利班掌權期間,阿富汗水、電、能源等資源緊缺,通訊、道路等基礎設施極爲薄弱,民衆基本生活需求(用水、食物、住房)嚴重匱乏,社會經濟安全幾無保障。由於生活條件惡劣,塔利班治下阿富汗的新生兒死亡率爲全世界最高,大約四分之一的兒童活不到五歲便死亡。

此外,無論是賓拉登領導的「基地」組織,還是曾對中國西部地區構成嚴重安全威脅的「東伊運」勢力,都曾藏匿於塔利班治下的阿富汗,無疑對地區和全球安全構成了實質性威脅。在震驚全球的「911事件」後,美國向阿富汗投入了無數的財力、物力、人力,旨在打擊恐怖主義。美國雖然推翻了塔利班政權、建立了親美的阿富汗政府,但塔利班卻依舊在和政府軍、駐阿美軍打游擊。

執政期間乏善可陳的塔利班,下臺之後還能獲得生存的空間,或許有兩方面原因:一是宗教文化和民族主義在阿富汗紮根多年,民間支持者仍不在少數;二是塔利班或許也在悄悄發生改變。

2019年,亞洲基金會的調查報告顯示,塔利班的同情者在阿富汗只有13.4%左右(只是在扎布爾和烏魯茲甘這兩個普什圖省份分別高達56.1%和50.5%),同時超過80%的阿富汗民衆支持女性權利、社會平等和自由表達。在阿富汗打了多年游擊戰的塔利班,也應該有切身的感受——現在的阿富汗,其實並不具備繼續推行宗教極端主義的土壤。因此,塔利班近期也一直在努力向外界展示其嶄新的、溫和的姿態。

旅天下50家門市達陣 搶攻兩岸解禁商機

巴拉達爾承諾,將會保證人權和婦女兒童的權益、與極端主義劃清界限、邀請中國參與經濟建設並保證中方人員的安全,很難想像堅持原教旨主義的塔利班能夠作出這樣的承諾。面對塔利班曾經帶給世界的恐懼,人人都難免心有餘悸,但如果阿富汗的人民希望脫離戰火,重建家園,中國也應當予以支持,給塔利班一個證明自己能夠信守承諾的機會。

中國對塔利班展開了雙臂,接下來就看塔利班自己了。如果他們能夠兌現自己的承諾,維護阿富汗、也維護周邊國家的和平與發展,也許中國能成爲阿富汗最堅實的夥伴之一。

真正的愛需要努力?「女人迷創辦人」張瑋軒談如何經營關係

(作者爲旅美華人學者)

※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※